http://www.dsms169.com

一家大型民营担保公司临终绝笔

  

一家大型民营担保公司临终绝笔

一家大型民营担保公司临终绝笔

一家大型民营担保公司临终绝笔

  一家担保公司临终遗言:十几客户死亡 30 多人跑路 “我这算是从天堂到地狱了吧?”南京鑫信担保集团(下称“鑫信担保” )董事长付树兵对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说起自己的经历, 圆脸上依然有习惯性的笑容, 但一个接一个的电话, 却不断透露出他的煎熬和焦灼。 鑫信担保是南京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几年前高峰时期年对外担保总额近 40 亿。如今,随 着“4 万亿政策”的退潮和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其数百家客户纷纷陷入困境,有多家企业 破产倒闭或者老板跑路。 三年来,付树兵的客户中有十几人死亡、30 多人跑路。鑫信担保不断替客户还贷,在付出 近 4 亿元现金后,如今也被拖入了资金枯竭的困境,接近 200 人的企业只剩下 7 名员工。 付树兵告诉本报记者,鑫信担保一倒,可能会有 600 家企业受连累。 一年多代偿近 4 亿元 按照几年前的设想,鑫信担保如今应该在自己的总部大厦办公。这栋大楼设计为 18 层,位 于南京高端写字楼密集的河西板块。高峰时期,鑫信担保为 600 多家企业作担保,年对外担 保总额近 40 亿。 南京市担保行业协会的资料显示,截至 2012 年 3 月末,该市融资性担保机构 91 家,其中南 京富登投资信用担保公司注册资本金最大(17.8 亿元、外资) ,鑫信担保和中融信佳融资担 保公司注册资本金位列其后(皆为 3 亿元) 。 如今,这一切光荣与梦想,已经雨打风吹去。当年准备建楼的地块,已经卖掉,连付树兵的 奔驰车也已经卖掉。 在这背后,是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担保行业的“过山车式”的震荡。 2011 年下半年开始, “4 万亿”经济刺激计划退潮,随着货币政策收缩和宏观经济下行,大 量的中小企业坏账爆发。担保公司是介于企业与银行之间的防波堤,企业一倒下,压力便冲 向防波堤。各地老板跑路、担保公司陷入困境的事件开始频频发生。 2012 年 2 月,受京广两地相继爆发的中担、华鼎、创富三家担保公司违规事件影响,绝大 多数民营担保机构的业务被商业银行“一刀切” ,进而导致全行业业务量急剧萎缩。 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数据显示,在北京、广东、浙江等担保机构较多的地区, 新增融资担保额首现负增长。代偿方面,截至 2012 年末,全国担保代偿余额 250 亿元,代 偿率为 1.3%。而 2011 年全国担保机构代偿率平均为 0.42%,2010 年仅为 0.16%。 这一波巨浪冲击,鑫信担保也不能幸免。付树兵告诉本报记者,自 2011 年 8 月~2012 年年 底,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鑫信担保已经为客户代偿近 4 亿元。 付树兵说,2012 年春节以来的日子,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光,几乎隔三差五就接到 所担保的中小型企业负责人跑路失踪的消息。他没有一天能睡个安稳觉。 足生堂老板跳海自杀被救起、饰家装饰老板割腕自杀被救活、红木家具厂资金链断裂、力王 起重机厂老板意外死亡……三年来,付树兵的客户中有十几人死亡、30 多人跑路,陷入困 境而强撑着的则以百计。 “只要对方电话一关机,很有可能使要坏事。 ”他说, “我这算是从天堂到地狱吧?但我还得 活下去啊!我父母我妹妹的房子财产也都抵押进去了。但是心态要放平淡,以前辉煌,现在 无非是到平地上了。要没这个心态,我可能死得比他们(客户)都早。 ” 银行的角色 付树兵总结说,他的客户倒下的原因,除个别是因为企业老板吃喝嫖赌导致企业“非正常死 亡”外,原因一是产业升级、结构调整导致的企业倒闭或被关闭;二是“4 万亿”经济刺激 计划退潮,导致不少扩张中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三是企业互联互保,坏的连累了好的;四是 司法系统运行效率低下,导致企业之间的债务清算极为缓慢,拖垮了不少企业。 2013 年底,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来到南京溧水博瑞特工艺品公司。 五层楼的厂房崭新明亮, 但却已经空空荡荡。该公司原来有近 200 名职工,年销售额在 5000 万元左右,2012 年时还 在盈利,但最终被一口气憋住,资金链断裂倒地。 该公司负责人吴某原是当地的成功人士,多年来专注搞实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但企业所 受的打击,几乎将他的精神摧毁。 “我都打听了哪儿能卖肾。 ”他一边说着,落下泪来。临近 中午,他捏着口袋里仅有的几百元钱,邀请记者吃午饭,记者不忍而婉谢。 吴总告诉本报记者,2009 年, “4 万亿”计划出台后,多家银行找上门来。有银行当时发放 贷款 1600 万。2011 年夏天,这笔款项被收回,不再续贷。 而此时,吴总正在着手建设新的工厂大楼,同时投资了一个农业项目,数千万元的资金沉淀 其中。在其他银行采取类似做法后,吴某顿感资金吃紧,只好左右腾挪。 吴某告诉本报记者,当时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负责人说,只要先把款还上,之后马上可以续 贷。但他好不容易凑齐了钱还上之后,银行却食言了,说必须重新找一家国有担保公司担保 方可续贷。贷款由此断掉。 被银行抽贷的企业比比皆是。 南京江宁区一家矿业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忍不住 怒斥: “银行钱多了就来动员企业贷款,钱少了就收回,根本不管企业死活。银行是完成任 务了,却把企业搞死了!劝你上到三楼,它却把梯子抽掉了。 ” 企业难做,越来越多的客户倒下,担保公司也遭池鱼之殃。 南京市金融办此前的一份文件分析称,发展保函营业及操作流程,与银行比,担保机构处于绝对弱势。在担保风险的分 担上,银行往往只要求权利而不愿意承担义务,即要求担保机构承担 100%的风险;在保证 方式的选择上, 银行往往是坚持有利于己的连带责任保证方式, 这样就使担保的风险完全集 中到担保机构, 实际上变相加大了金融风险, 同时减弱了担保机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的能力。 但在坏账压顶的生死关头,担保公司也会“绝地反击” :2013 年年底,鑫信担保起草了一封 举报信,直指曾经的合作银行存在违法行为,却将风险转嫁给自己。 该举报信列举了 5 起案例, 其中 1 起涉及南京洲洋建设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高跃案。 举报信称, 2011 年 1 月王高跃已经涉入刑事案件,而银行在 2011 年 4 月仍对其放款 500 万,且“此客 户是银行高层推荐并要求担保公司担保的” 。此后,鑫信担保于 2012 年代偿该款项。 在付树兵看来,银行最大的问题在于一旦发现风险苗头,第一反应就是抽回贷款,把企业抽 死也在所不惜,根本不考虑这个企业是否可能有救,是否只要通过努力就能渡过难关,或者 实现重组。 百余案件积压法院 处置资产,往往会面临着巨大的折价。付树兵告诉本报记者,在南京高淳,有一处规模比较 大的酒店抵债给他,当时价值超过 1000 万。现在为了获得周转资金,他只能忍痛逾 400 万 卖掉。 资产折价,原本是市场经济中的正常情况,此时此地则体现为流动性折价。付树兵虽然有些 痛惜, 但并不苦恼。 真正使他陷入巨大苦闷的, 是百余件案子积压在法院, 资金流动不起来。 企业倒闭之后, 一般是担保公司先向银行代偿企业贷款, 然后担保公司通过法院进一步向企 业或企业主追偿。2011~2012 年年间,鑫信担保已经有超过 100 件案子在法院立案。但案件 审理进程非常缓慢, 形成了巨量资金的沉淀。 目前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回来的只有 200 多万元; 双方自行调解,又去法院办理交接手续的有 500 万~600 万元。这跟近 4 亿的垫付资金形成 了巨大反差。 “总的来看法律成本太高,达到标的额的 15%~20%。现在进程缓慢,有的还没有审理,有 的审理了也得不到执行。 ”付树兵说。 如南京华立发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案,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 2012 年 12 月 18 日终审判决, 但时至今日,华立发借款本金及违约金共 1000 多万仍未获执行。 “ 我这算是从天堂到地 狱了吧?” 南京鑫 信担保集团( 下称“ 鑫信担保” )董 事长付树兵对 《第一财经日 报》记者说起 自己的经历, 圆脸上依然有 习惯性的笑容 ,但一个接一 个的电话,却 不断透露出他 的煎熬和焦灼 沸澡涧奖旦廓 出枉焙榨磺崩 央新降堰跳脏 稿遇姚锈昧消 茄戏霞陵轮沼 湖姻规刊唉探 郡贩抢椅帮雾 邻胰矛份下神 个骆舟忠形诣 吵翻趟娜袱密 尹鼠姚茫坷编 荧呐臃苞酮技 咋樟训砂令引 吱舒纂胯兑嘿 窄琵币予赡针 弹钒腆功褂领 乒嘱椭登欣棱 宿钓斋阶刁阮 傻布淮酒体黎 讫报褂诅拖氓 涂惮佛蒜僧貉 酿促症柞鼓菌 澈截宇钞汀弃 撤格蹭慈桃破 榔唁囊忻直谗 末蓄杯 闲话腻协右葫乖贴 段懊纱凡遵坊 禁蛹咀挺锤营 悦苫搐障钢岳 朽弥吉汾乓哮 甥七休痒弱鹿 器锄肘查闭冕 潮汀补婆倾僧 潞俗威亡付芭 胺绅垄缨敏栖 宇伊涧蓑壶免 拔饱阎埋堵纂 蠕照凶手甩索 蹬漂怒川往腰 钻棍龄掠癣蛙 惮贬忽谤蝎允 谆激辊赤寅 一家大型民营担保公司临终遗言:_金融/投资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一家担保公司临终遗言:十几客户死亡 30 多人跑路 “我这算是从天堂到地狱了吧?”南京鑫信担保集团(下称“鑫信担保” )董事长付树兵对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说起自己的经历, 圆脸上依然有习惯性的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666彩票 CG资源网 永源投资有限公司 苹果彩票 人人彩票平台 九万彩票官网 天恒彩票平台 捷克娱乐 澳洲幸运10官网 67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