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sms169.com

民营融资担保业面对众重窘境 浩瀚机构主动退场

  

民营融资担保业面对众重窘境 浩瀚机构主动退场

  

民营融资担保业面对众重窘境 浩瀚机构主动退场

  

民营融资担保业面对众重窘境 浩瀚机构主动退场

  

民营融资担保业面对众重窘境 浩瀚机构主动退场

  但根据担保业内通行的说法,一家融资性担保机构的放大倍数要到3~5倍才能达到收支平衡点,基本保证盈利。这也意味着,如果单凭担保业务,目前大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都处于亏损状态,抗风险能力较弱。

  北京某民营担保机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作为北京为数不多还与银行有业务合作的民营担保公司,目前贷款担保业务占公司业务总规模的比重已经从前两年的90%下降到50%左右。

  北京信用担保协会会长李世奇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以北京地区为例,从贷款担保的在保余额和新增规模来看,目前国有担保与民营担保的比例约为6∶4,而在两年前这个比例约为4∶6。

  他表示,尽管在再担保公司的不断协调下,部分银行与民营担保的合作有所松动,但实际合作进展有限。并且商业银行进一步提高了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门槛,多数民营担保机构运营困难。

  而就在此前一个月,仅广州就有16家担保公司退出融资担保市场。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去年开始,广东省已有至少50家融资性担保公司摘牌退市,其中有26家是在今年。

  媒体报道显示,今年6月末,四川隆昌县鹏润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小龙“跑路”;随后的7月8日,汇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又有多名高管失联;7月13日,四川安信融资担保管理有限公司也爆出风险。

  银监会融资担保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年末,担保行业在保余额2.57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833亿元,增长23.1%。其中融资性担保在保余额2.22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024亿元,增长22.2%。

  而民营担保方面,李世奇对本报表示,2014年上半年,国民经济增速持续放缓,部分实体经济经营困难,受中担事件后银行政策的持续影响,部分国有银行、城商行仍未恢复与民营担保的合作。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访多地发现,担保行业“两极化”格局正在进一步加剧。并且,担保行业的持续低迷和前景不明也令越来越多的融资担保公司主动摘牌退市。

  根据银监会数据,2013年整个担保行业的代偿规模为309亿元,同比增长45.2%。2013年年末担保代偿余额41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0.4%,其中融资性担保代偿余额41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0.3%。

  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继续,不少担保业人士也表示,如果业务收缩、代偿高企等问题持续恶化,可能会有更多的民营担保机构陷入困境,有的退市转型,但有的则铤而走险参与民间借贷、非法集资等违规业务,进而导致风险升级。

  上述北京某民营担保机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从数据来看,在代偿率持续上升的时候,担保机构的担保责任拨备覆盖率(担保准备金余额/担保代偿余额)却不升反降,担保行业的抗风险能力令人担忧。

  自从经历“中担、华鼎事件”、商业银行“一刀切”和监管部门的清理整顿后,民营担保行业的发展一直步履艰难。而此后,伴随着宏观经济下行,民营融资担保行业所面临的业务量萎缩、代偿率高企等问题持续发酵。

  此外,山东省金融办发布的上半年融资性担保行业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该省共有融资性担保机构482家,同比减少26家。乌鲁木齐市公安部门则宣布已经查封了近90家投资担保公司。

  而代偿高企的问题在局部地区更为严重,以广州为例,根据《2014广州金融白皮书》,截至2013年末,广州融资担保代偿余额7.82亿元,同比增长了162%。融资性担保代偿率为2.75%,比上年上升0.7个百分点。

  “二是由于国有担保机构的注册资本增长,增资从客观上改变了供求关系,市场占有率大幅提高。例如,中关村担保从6.3亿注册资本增到17亿,首创担保的注册资本金从3.62亿增加到11亿。”李世奇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来自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行业融资性担保放大倍数(融资性担保责任余额/净资产)为2.3倍,较前三年一直维持的2.1倍水平有明显提升。

  根据四川省融资担保行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3年12月末,四川已开业融资性担保公司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2338.40亿元,这在全国各省市排名中位居第二。

  多重困境之下,越来越多的民营融资担保机构选择了主动摘牌退出融资担保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以来,担保行业的风暴已经从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东部一线城市向中西部地区蔓延。以四川为例,这个被业内称为担保行业监管最为严苛的省在今年也爆发了连环危机。

  据他介绍,国有担保机构业务规模提升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由于传统的融资性担保业务主要倚赖于银行,这两年民营担保与商业银行的合作不断收缩,所以大量的业务转向了国有政策性担保机构。

  佛山某担保集团董事长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今年仍是担保代偿的高发年份,就佛山当地来看,随着钢贸、塑贸等行业的风险进一步暴露,民营担保行业还将持续承压,代偿率还会上升。

  9月16日,广东省金融办官网发布信息,广东合力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清远市汇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清远市天誉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清远市远东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退出融资担保市场,并注销这4家融资担保公司的经营许可证。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3年年末担保准备金81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6.5%;但担保责任拨备覆盖率(担保准备金余额/担保代偿余额)196.8%,较上年末减少84个百分点;而担保责任拨备率(担保准备金余额/担保余额)3.2%,与上年末持平。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3年末,全国担保行业的代偿率(本年度累计担保代偿额/本年度累计解除的担保额)1.6%,同比增加0.4个百分点。而在2011年,全国担保机构代偿率仅有0.42%。

  北京地区,根据北京担保行业协会数据,2014年在102户担保机构中有融资担保发生额的仅有51户,另有23户有非融资担保发生额,即有28户融资担保机构无新增担保额。自2012年因未开展担保业务从协会退出或被清退的有近50户。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行业法人机构总计8185家。其中,国有控股1921家,民营及外资控股6264家,分别占比23.5%和76.5%。尽管从数量上看,民营担保机构占据了绝对优势,但从业务规模来看却截然相反。

  北京某民营担保机构负责人也对本报表示,由于经济增速放缓,企业融资需求持续下降,担保机构尤其是民营担保机构的业务规模还会继续收缩。而与此同时,随着企业贷款质量的恶化,担保机构的代偿率肯定还会攀升。

  广州担保业协会会长李思聪对本报表示,民营担保与商业银行的合作仍在持续收紧,目前整个广东省能拿到银行授信的民营担保机构不过十几家,仅占广东担保机构总量的10%左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鲅鱼圈美容网 极速快3 送白菜送彩金无需申请 江苏11选5 北京pk10网址 彩票赔率9.999平台 手机彩票网址大全 333彩票 彩投彩票 一定牛彩票官网